1. salon365,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心灵鸡汤 诗·画·话 流行·视觉 精英谭 新知探索 生活锦囊 成长视窗 人与社会 成功之钥 世间感动 非常故事 励志人物榜 浮世绘
当前位置: salon365 > 意林杂志 > 人与社会 > 我和六代青年的交往

我和六代青年的交往

时间:2018-04-15 作者:未详 点击:
  ①
  
  我出生于1939年,按今天流行的说法,应属于“30后”那一代。我最感自豪的是,我与以后的六代青年,都有生命的交集。
  
  我于1960年大学毕业,经过一番曲折,最后被分配到贵州安顺卫生学校教语文。那年我正21岁,我的学生年龄和我差别不大,都属于“40后”。我出生在一个上层社会的旧式大家族,在南京、北京等大城市长大,小学、中学与大学读的都是名牌学校,自己也是以当作家、学者为追求。
  
  我一到贵州,当地人事部门就宣告:进入贵州大山,就别想出山。我曾经想考研究生,但由于家庭出身,学校明确表示不准报考。那么,我又如何坚持理想呢?我将自己的理想分为两个层面。首先是“现实的理想”,即客观条件已经具备,只要我努力,就可以实现的理想。
  
  于是,我决定以“成为受学生欢迎的教师”作为自己的现实理想,由此而开始了我自觉地充当青年朋友的人生之路。我不仅全身心地投入教学中,而且搬到学生宿舍里,与学生同吃、同住、同学习、同劳动。由于我和学生年龄差别不大,因此很快就打成一片,我真的成了最受欢迎的老师。
  
  一直等到1978年,我才获得报考研究生的最后机会,最终回到北大讲台。回顾这段历史,我总要感激我贵州的“40后”学生,如果没有和他们休戚与共的生命交织,我早就被现实压垮或变形了,根本不可能坚持18年的理想,保持生命的本色不变。
  
  ②
  
  大概在1974年,我的周围就聚集起了一批爱读书的年轻人,有学生、知青、工人,还有社会青年,年龄在20岁上下,都是“50后”了。我和我“40后”“50后”的学生这三代人,都是把中国的选择和命运与自己的选择和命运联结在—起的。可以说,我和“40后”“50后”两代青年的交往,是真正的理想之交、生死之交。
  
  1978年,我考上北大研究生,闭门读了7年书,到1985年正式开课讲《我之鲁迅观》,接触的就是“60后”“70后”的青年了。在《我与北大》一文里,我谈到和“60后”“70后”的青年一起读鲁迅,课堂上就形成一股“鲁迅——我——学生”心心相印、声气相通的气场,那几乎是以后时代很难重现的。
  
  在2002年退休以前,我在北大的最后一批学生,是上世纪80年代上半期的,我也就有了机会接触“80后”的青年。但我真正关注与思考这一代人,却要到退休以后。记得是2006年,我应邀到北大演讲,题目就是《如何看待“80后”这一代》。我的想法和说法很简单:“我在研究近百年历史时,早就发现,几乎每一代人都不满意下一代,而且批评的言辞都差不多。”我举出来的例子是,作为五四那一代人的代表刘半农,曾写过一篇文章《老实说了吧》。他的“老实话”就是批评上世纪30年代的青年人“不认真读书,又喜欢乱骂人”。
  
  我是“30后”,也应该是挨骂的对象,但我读了刘半农的文章就笑了:今天“30后”“40后”“50后”,以至“60后”“70后”某些人不是也在责骂“80后”“不认真读书”吗?连骂的理由也差不多啊!但“历史照样前进:每一代人都被上代人所不满,最后还是接了上一代的班,完成了历史赋予的使命,以至有资格再来批評下一代人”。我由此得出一个结论:“为下一代人,特别是年轻人担忧,是杞人之忧。每代人都会有他自己的问题,但不能看得太重,最终也得靠他们自己来解决。一是要相信青年,二是要相信时间。这大概也是我的两个基本信念。”
  
  ③
  
  从2002年退休以后,我和“80后”,后来又和“90后”的青年有了不同程度的联系。应该承认,“80后”“90后”和我熟悉的前几代青年,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如果说,“40后”“50后”,他们关心的主要是政治问题;“60后”“70后”是“改革的一代”,关心的主要是思想、文化问题;那么,“80后”“90后”,就成长于经济发展的时代、网络的时代,他们最为关心的是生存、经济问题。对我来说,最为重要的是我和几代人关系的变化,如果说,“40后”“50后”和我的年龄与精神气质都比较接近,我可以说是他们中间的人,我是把那些贵州青年朋友视为“精神上的兄弟姐妹”的;在“60后”“70后”青年面前,我扮演的是名副其实的老师、父辈的启蒙主义者的角色,但我们之间的交往,还是少有距离的。
  
  对“80后”“90后”来说,我已经是爷爷辈的人了,已经没有精力和他们过于密切地交往,他们接近我的机会越来越少,我们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远。更重要的是,我已经无法和所有的“80后”的青年做心心相印的交流了。我经常想起鲁迅的话:青年是不一样的,有睡着的、玩着的,也有醒着的。我能够交流的,是鲁迅说的,觉醒的,或要觉醒的青年。所谓“觉醒”,就是在坚持自己时代对个人物质利益的合理追求的同时,又有所质疑,希望有新的突破,寻找在物质、精神两个方面更为健全的发展。我因此把他们称为“新一代的理想主义者”,既在根本上和我这样的老理想主义者有相通之处,又有自己的时代特色。就在这样的意义上,我这个“30后”就与“80后”的部分青年相遇了。  
推荐内容
  1. 还有比大凉山更懒惰的地方吗
  2. 没人瞧不起你
  3. 官衣
  4. 日本,你听我说
  5. 90后最喜欢的品牌调查
  6. 城市可否重来
  7. 曼德拉给世界和平以重大启示
  8. 美国为什么要逼迫人民币升值
  9. 只招聘老人的超市
  10. 鲤鱼怎样跳过龙门
热点内容
  1. 是“差不多”先生还是“完美”小姐
  2. 我和六代青年的交往
  3. 凭什么环卫工人就不配送女儿去留学
  4. 父母尚在苟且,你却炫耀诗和远方
  5. 这世界对颜值中等的女生最友好
  6. 为什么越富的人越努力
  7. 不想混,才混得更好
  8. 对不起,我本科不是北大的
  9. 时间的魔力
  10. 曹冲称象与阿基米德洗澡
salon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