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alon365,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心灵鸡汤 诗·画·话 流行·视觉 精英谭 新知探索 生活锦囊 成长视窗 人与社会 成功之钥 世间感动 非常故事 励志人物榜 浮世绘
当前位置: salon365 > 意林杂志 > 人与社会 > 高考忧虑症绑架了谁

高考忧虑症绑架了谁

时间:2014-09-19 作者:未详 点击:
  内疚的女儿:我就这样拆散了他们
  
  2012年9月初,刚刚考上武汉某工程大学的杜小樱找到辅导员王老师,要求退学。
  
  王老师问:“出了什么事?”小樱没有正面回答她,怔怔地说:“18年的时光,回想起来,就像我手中相册里的这18张照片,父母总是笑着。我以为除了我惹爸爸生气、惹妈妈流泪之外,他们是快乐的,彼此珍惜的。但是……”
  
  眼泪落下来,带走小樱最后的犹豫。王老师得知,她的父母在她高考结束后第二天离婚了。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吃完升学宴的当晚,他们将离婚证拿出来,告诉女儿,还在她读初中的时候,他们就想离婚,只是怕影响她的学习,才勉强凑合到她高中毕业。现在她成人了,他们便下决心各自追求自己的幸福。
  
  高考后父母离婚,这种情形现在并不鲜见,但以前从没有人因为这个原因退学。王老师对小樱说:“有这样甘于牺牲的父母,你应该感恩。如果你现在退学,他们为你牺牲的一切等于白费了。”
  
  小樱说:“我没有愚蠢到想以退学来逼父母复婚,我只是觉得他们离婚是我的错。老师,你可能想象不到,我曾经特别盼望父母离婚,并故意在他们之间制造矛盾,我成了父母婚姻的杀手。”
  
  小樱坚决要退学,王老师只好跟她的父母联系。第二天,小樱的父亲杜伟从宜昌赶到武汉。他对小樱说:“孩子,你真傻,为什么会认为我们离婚是你的错?”
  
  杜小樱跟父母分开不过个把星期,大概是这几天想得太多太深的缘故,再见父亲恍如隔世。她哭喊道:“我今天一定要让你认清,真的是我拆散了你们!”
  
  痛心的父亲:离间我们的不是你,是分数
  
  小樱说,她的学习成绩一直不太好,经常挨老师的批评,父母为了帮她搞好学习,倾尽家财,想尽各种办法。她不堪重负,甚至想过拆散父母,以减少他们对自己的关注。
  
  “知道初二那年,我为什么非要跟妈妈睡吗?我不是真的头疼,我是想拆散你们。我同桌的父母正在闹离婚,于是她就可以尽情地考试考砸,上课时讲话、睡觉,甚至早恋都没人管,我很羡慕,我也想没人管。现在过了高考这个坎儿,你们过去做的许多事,我突然间都理解了,我觉得自己是不可原谅的……”小樱说。
  
  杜伟爱怜地看着女儿说:“相信我,不管你怎么使坏,我都能容忍。仅凭你,根本无法改变我们的感情。我曾经发誓这辈子一定给你温暖的家,和你妈永不分离……但我做梦也没想到,这世界上有一种东西,我逃不掉也斗不过,是它离间了父女之情、夫妻之爱……”
  
  第二天,当王老师再次见到他们时,杜小樱开学时带来的大旅行箱赫然在目,这表明不是父亲说服了她留下,而是她说服了父亲同意她退学。
  
  此事已成定局,王老师只好祝福小樱,希望她今后不管走什么路,都要尊重父母,父母对她做的一切都是出于爱,可能有些爱曾伤害过她。现在她所做的一切也是出于对父母的爱,再不能重蹈覆辙,以她的爱去伤害父母。
  
  “大学教育跟中学教育太不一样了。如果小樱在成长过程中一直跟您这样的老师打交道,也许就不会变成今天这样。要知道,我的家庭悲剧很大一部分归咎于老师。更准确地讲,是归咎于分数,归咎于以分数衡量一切的现行教育制度!”杜伟向王老师吐露了深藏于心的无奈与愤懑。
  
  就这样成为你痛恨的家长
  
  杜伟毕业于武汉水利电力大学,关于教育孩子,最初他有自己的思考,他对小樱没有太高的要求,只希望她快乐,成为自食其力的人。
  
  没想到,小樱所在的学校特别注重抓升学率,老师的收入和职称评定等,全都跟升学率挂钩。这样一来,老师就像发疯一样,将学生推进题海。
  
  有一次,夜很深了,他见女儿还在写作业,过去一看,发现老师罚她每错一个字抄100遍,每错一道题做20遍。他让孩子去休息。妻子陆晴说:“别听爸爸的,不完成作业,老师会罚得更重!”两人开始争论,孩子说:“老师比你们懂得多,怎么会罚得不对呢?”
  
  杜伟听闻此言不由心痛,他抢下孩子的笔逼她休息。陆晴说:“不让她做可以,明天你自己去学校说清楚,免得老师责骂孩子。”第二天,他真的去找老师。话音未落,就听老师愤怒地说:“你这个做家长的,不维护老师的权威,以后叫我们怎么管学生?”他堂堂一个男子汉,竟被老师当孩子一样训了一顿。
  
  接下来一次小考,小樱考得特别不好,老师的电话也紧接着追来,说:“看到了吧,你教孩子不尊重老师,等于教她不尊重学习,这样下去,她绝对考不上重点初中!”杜伟正纳闷平时成绩不错的孩子怎么会考砸,对老师说:“上不了重点没什么,影响老师的收入就有罪了!”
  
  老师“啪”的一声挂断电话。陆晴铁青着脸对他说:“你怎么说话的?得罪老师对孩子有什么好处?以后你不要再插手孩子的学习了!”从那以后,陆晴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原本不太爱交际的她经常打电话问候老师,自己省吃俭用却变着法子给老师送礼。
  
  杜伟说:“你愿意当仆人,把老师当主子一样伺候,那是你的事,凭什么要求孩子必须拿分数交换,分数有那么重要吗?”陆晴大声嚷道:“分数当然重要!你只要不出这个国家,到哪儿都躲不过分数!”
  
  杜伟奇怪了,陆晴以前蛮温柔的,岂料跟老师接触了几次,被老师成功洗脑后,一言一行都拿成绩说事。随着年龄增长,小樱逐渐由听话的小女孩变成有主见的女生。因被陆晴逼得太狠,小樱开始叛逆,母女俩经常吵嘴,感情疏远,随后小樱没有考上重点初中。陆晴把责任推到杜伟身上,要求他拿出3万块钱去争取重点初中的超编指标。杜伟不干,说:“普通初中也要有人上,况且即便上了好初中、读了好大学,将来也不一定能过上好日子。”
  
  陆晴将一沓资料推到他跟前,让他看看普通初中校舍有多么破旧,告诉他在普通初中有多少人因为早恋、上网而退学或被学校开除,老师待遇不好,无心教学,只注重捞外快等。
  
  “上重点初中的确不意味着就有好的将来,可上普通中学就等于走上不归路!”陆晴毫不退让。杜伟被触目惊心的事实吓倒,他痛苦地意识到,应试教育不仅驯化学生,也驯化家长,目的就是促使家长将家庭开辟成第二战场,全力督促孩子学习。
  
  痛了累了,散了算了
  
  作为缴费生,小樱因为自卑、不擅长数学等原因,越来越厌学,并开始逃学,成为一个问题孩子。老师不仅多次传唤家长,有时还故意安排他们和好学生的家长相遇。这个老师前一分钟对好学生的家长笑脸相迎,后一分钟就当着这些家长的面教训他们。这让杜伟很难堪。
  
  陆晴的反应和他大不一样,她可以完全丢弃尊严,去向那些家长请教。当发现自己有些方面的确做得不如别人好时,她做出辞职决定,要全力陪读。杜伟坚决反对。三峡大坝建起后,宜昌的旅游业特别红火,陆晴做对外旅游接待工作,前景广阔,他反对她为了孩子完全牺牲自我。但陆晴一意孤行,使得杜伟的经济负担陡然加重,原本在单位无意于争名夺利的他,不得不硬着头皮钻营。
  
  2007年元旦,陆晴提出要给老师送礼。他并没有特别反对,但两人就送多少产生了分歧。杜伟觉得意思一下就行,陆晴却认为孩子的成绩不好,要想老师将注意力多分配给孩子,就得多送,而且给所有的任课老师都要送。当杜伟惊闻陆晴的预算竟然是1万元时,他爆发了,指责陆晴犯贱,礼送得越多老师越瞧不起她。
  
  陆晴被“犯贱”两字激怒,和他发生激烈争吵,他平生第一次对妻子动了手。
  
  挨打后的陆晴分外委屈,她提出离婚。杜伟也意识到两人在教育孩子的问题上存在很大差异。他更清醒地意识到,陆晴也是被逼的,她付出的代价比自己还大,这样的母亲虽不能给予赞赏,至少应该给予尊重。他同意离婚。
  
  但小樱正处在对父母极度失望的节骨眼上,如果离婚,她可能进一步自暴自弃。经过协议,他们同意在孩子高考前暂不离婚,并且在孩子面前装恩爱,给她家庭的温暖。
  
  在表面的和睦中,小樱磕磕绊绊读完初中,照例没考上好高中,陆晴要求杜伟出6万元钱,让小樱去重点高中借读。杜伟没有反对。他想,只有对母女俩做到仁至义尽,等小樱考上大学后,就可以义无反顾地过自己的生活。
  
  2012年6月,高考结束第二天,杜伟正思量着,陆晴是否会因为自己年老色衰,没工作、没收入而不同意离婚了呢?没想到,她竟然主动拉着他去办离婚手续。
  
  杜伟说:“陪读6年,陆晴说她像被沸水久煮又遭凉水冲,身体干枯朽败得厉害,以后她也不想为谁,只想为自己。听闻小樱退学,她反应木然,是那种被伤透了心、透支了全部力气后的麻木。所以,不管小樱怎么努力,我们都不太可能复婚,因为相亲相爱的时间那么短暂,而被现实驯服、改变、扭曲的时间那么漫长,我们对彼此都很失望。之所以答应小樱退学,只是想满足她行孝的愿望。”
  
  王老师受到极大的震动。现在她才知道,跟高考息息相关的分数,在学生漫长的求学道路上,始终像皮鞭似的重重抽打着学生、老师、家长,使得学生痛苦、老师变态、家长不堪重负。随着教育忧虑症的蔓延,家庭让夫妻畅享恩爱、为子女提供庇护的核心功能正逐渐退化,取而代之的只是学校教育的延续,乃至于成为应试的另一个战场。她望着父女俩的背影,深感惆怅。
  
  链接
  
  2012年高考过后,一股中年离婚潮在各地涌现:在陕西省,高考结束后有26983对夫妻离婚,比上一年同期增加4700余对。2012年7月,武汉市武昌区婚姻登记处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本月她共接待了40对离婚市民,其中12对的孩子刚考完大学。同样的情形也发生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地。
  
  高考和离婚率究竟有什么关系,是什么让中年夫妻在孩子闯过人生的重要关口后,果断改变相守到老的决心?
  
  小樱一家的遭遇给出了答案:一些中年夫妻的婚姻危机无关性格冲突和情感纠葛,而是遭遇了巨大的隐形杀手——应试教育。从学校到社会,从老师到家长,都被一种浓厚的应试教育氛围裹挟着,互相倾轧,疲惫前行。
  
  小樱说:“我相信父母有爱,相信他们只是长期做疲于应付孩子的父母,而忘了怎么做夫妻。我想给他们一段冷静思考的时间,然后让他们做出理智的选择。”
推荐内容
  1. 走过余震的日子
  2. 员工为何辞职
  3. 营养的迷思
  4. 成为一名合格老师的细节
  5. 文人与做官
  6. 向解放军学习
  7. 托尼和黄河慈善厨房
  8. 最讨厌的旅行态度
  9. 身份的色彩
  10. 励志何辜,美好何辜
热点内容
  1. 垃圾分类是道智商题
  2. 理想国
  3. 索罗斯的背痛和梅西的点球
  4. 20年,被互联网“谋杀”的生活
  5. 校园欺凌,在日本最终也得靠孩子自己解
  6. 人工智能在逼问我们一个问题
  7. 谁是好医生
  8. 索罗斯的背痛和梅西的点球
  9. 找个体面的方式发泄
  10. 人生最大的哲学问题:午饭吃啥?
salon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