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alon365,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心灵鸡汤 诗·画·话 流行·视觉 精英谭 新知探索 生活锦囊 成长视窗 人与社会 成功之钥 世间感动 非常故事 励志人物榜 浮世绘
当前位置: salon365 > 意林杂志 > 世间感动 > 谢谢你允我回报

谢谢你允我回报

时间:2018-04-25 作者:未详 点击:
  探视之后,离开重症监护室,走出医院,我去到附近的商厦。
  
  我想给他买块表。
  
  在国产品牌的一家专柜选中一款机械表:表盘略厚重,银色,圆形表盘,罗马数字显,金属表链———我确定他喜欢,别问为什么,他没说过,但我就是知道。
  
  价位适中,算不上昂贵,否则他会心疼钱;也不算便宜,否则我会心疼给他的不够好。这样的选择,可以让我和他都心安。
  
  付款后,让营业员将表链拆掉两个扣,我知道他手腕的尺寸,也知道他的习惯,喜欢手表略宽松地环在腕上。
  
  包装盒精美宽大,我将它抱在胸前,走回医院。
  
  这是他手术后因肺部感染被送入重症监护室的第三天,状况并未有明显好转。
  
  昏迷,生命体征不稳,氧饱和度偏低,身上插满管子,仅是颈部的输液管便有3个接口,3瓶药液同时输入,每天上万元花费,病危通知下了两次……
  
  家人都在做最坏的打算。但是,我却坚信他会醒过来。
  
  那天下午探视时,贴近他的耳际,我轻轻唤他:“爸。”清晰看到仪器屏上,他的心跳突然加快。我甚至感觉,握在掌心里的他的手,轻轻动了动。
  
  他听到了,毫无疑问。
  
  尽管医生说,是我的错觉,但我依旧确定,他会在哪一天的哪一刻醒过来,他还有心愿未了,比如,一块新腕表。
  
  而我,只想他醒来时对他说:“爸,给,你要的手表。”
  
  没错,这块腕表,是他入院之前要过的。
  
  半开玩笑地,在一次吃晚饭时他说:“闺女,看我这表该换换了,年头太长,越来越不准了,每天不是快就慢个两分钟。”
  
  我不假思索,当即应允:“买。”过了两分钟才反问,“干嘛又是我?怎么不让你儿子买?”
  
  他呵呵地笑:“你有稿费赚,比他有钱,舍得买好的。”
  
  入口的米饭喷了一桌子,我哈哈大笑:“爸,你也太偏心了。”
  
  是啊,他偏心,明显的。不只偏心,还贪心,想要换手表,并且要好的。而最重要的,他有心计,知道我的软肋在哪儿,一戳就中。
  
  我的软肋,当然是……连我妈都会说:“就知道,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没错,我欠他的,在我成长的那么多年,仅是物质的亏欠便不计其数。
  
  举个简单的例子,我读初二时,小城里有钱人家的姑娘流行骑那种彩色的酷酷的变速车,班里有了第一辆,我眼热不已。
  
  回来一说,我妈眼睛瞪得老大,“那么贵,咱可买不起。”
  
  他则半天不语,然后静静看向我又失落又不甘的眼神,只说了一个字:“买。”
  
  真就买了,为此,在长达两个月的时间,全家人集体节衣缩食……
  
  后來为了早点还上饥荒,工作之余一向喜欢种花养草的他,去一家修理厂打了两个月短工。
  
  这并不是特殊事例,而是常态,为此,他不得不常常去打点短工———在我成长的物质并不丰盛的年代,他倾其所有,纵我为所欲为。
  
  他那种毫无原则性地纵容,使得我在整个中学时代,数次被划入了早期的“富二代”行列……
  
  那些年,说出来我家亲戚都不相信,作为城里人有稳定工作的我爸我妈,却没有存款,属于早期“月光族”,尤其后来我读大学,更是“月光”得厉害,我妈说,工资卡余额从来没超过4位数……
  
  那时候,他其实并不知道“女儿富养”这句话,用我妈的话说,他就是惯着我,没原则。
  
  所以,早到了该还的时候了。
  
  他也拿捏住了这一点,于是这些年,我和他常常会有这样的对话:
  
  “闺女,这手机按键不大好用了。”
  
  “换。”
  
  “不要太大的,装兜里不方便。还有,不要翻盖的。”
  
  “好。”
  
  “闺女,今天上街看到一种电动车又轻便又好看。”
  
  “买。”
  
  “闺女,对门你李伯伯的儿子给他买了个按摩椅,看着挺好的。”
  
  “买。”
  
  他还爱美,年纪越大越讲究穿,早已不屑我妈挑衣服的眼光。确切说,是不满意我妈挑衣服的价位,她心疼钱,不舍得买好的。
  
  所以,一年四季的服装,包括袜子拖鞋,他都要“等闺女回来再买,她买的好”。
  
  我妈坚定认为他偏心,将他这种行为解释为“以前偏心闺女,现在想过来了,偏心儿子”。
  
  他从来不辩解,只是呵呵笑。我亦从来不在乎,跟着他呵呵笑。
  
  或者我妈是开玩笑,也或者她真的并不明白,从前他的给,现在他的要,其实都是对我的偏心———他知道我,如果不给我宠爱他的机会,我此生,怎会安心?
  
  这才是关键。
  
  这是我和他的秘密,我们心照不宣,他只管笑呵呵地要,我只管翻着白眼给,从来没有多余环节。
  
  我没有告诉任何人,他开口索要的时候,我豪气应允的时候,然后我满大街地给他买衣服、买手机、买电动车……的时候,那种满足感,是任何一种快乐都不能代替的。
  
  还记得他第一次跟我要的,是一顶“只有在大城市才能买到的毛呢礼帽”。
  
  当时,我几乎跑遍了郑州大大小小的商场,后来才在平日里从不光顾的“百货大楼”一家柜台寻到他跟我描述的那一款。
  
  付账,将礼帽小心装好,我松了一口气,然后想象他戴上这顶有旧年代痕迹的礼帽的模样,想像他欣喜得犹如一个孩子得到心爱玩具的眼神,我突然被一种庞大的幸福感击中了。
  
  那种幸福感,从不曾有,又无法言喻,远远胜过升职、加薪、去心仪之地旅游,胜过和恋人花前月下,胜过收到玫瑰、钻戒和誓言。
  
  胜过得到一切。
  
  而这种幸福感,他早早就知道了吧?深谙此中秘笈,在那些年,他绞尽脑汁又倾尽一切宠爱我的时候,曾经一一享受过吧?
  
  所以,他要把这种幸福传递到我手中,让我一遍遍感受和重温。
  
  我只想说,他做父亲的智慧超过很多人———我见过、听过太多为子女含辛茹苦倾尽一切却舍不得让孩子分担毫分的父母,我见过、听过太多父母把一生的苦难尝尽,不舍分享子女人生的甘甜,他们拒绝子女的付出,将此当做亲情的天性。
  
  可是我,从来都不认可这一点,我几乎不能想象如果他也那样做,那么作为女儿,我的人生该如何不圆满?
  
  在适当的时候索取回报,才是他对我最大的偏心,是他给予我的额外的恩赐。
  
  只是这一次,手表还没有来得及买,他被查出食管癌早期,很快入院手术。
  
  因年事已高,心肺功能较弱,虽然采取了最安全的手术方案,但术后还是发生了肺部感染,术后当晚,他被送入重症监护室。
  
  那晚,我在监护室外空寂的走廊坐了好久,深夜12点,换班的护士一脸疲态走出来,看我一眼,默默不语。
  
  我朝她笑笑———我感谢但不想接受她的同情,我知道,他会醒。
  
  在她离开后,我拿起那块新腕表放到耳边,听指针踏踏的声音,像心跳。
  
  他是在进入重症监护室的第六天醒过来的,医生都说,奇迹。
  
  我并不这样想。
  
  回到普通病房后,我拿出腕表递到他眼前:“爸,给,你要的手表。”
  
  他抬起左手手臂,示意我帮他戴上———他采用的手术方式避开胸,在颈部和腹部各留了刀口,伤到了声线,暂时说不出话来。
  
  我帮他戴好,他轻轻晃晃,裂开嘴笑了。
  
  我看着他,76岁的勇敢的他,勇敢地醒过来,让我还可以继续偿还我的所欠,回报他的付出。
  
  压制了许久的眼泪突然而至。
推荐内容
  1. 不要送随便的礼物
  2. 妈妈,你未曾和我好好告别
  3. 蓝颜白金男,红粉钻石男
  4. 丈夫的选择
  5. 女孩,别哭泣
  6. 灵蛇
  7. 痕迹
  8. 那袈裟飞起像浪花
  9. 租房三天的女人
  10. 母爱不会有“盜版”
热点内容
  1. 规矩
  2. 谢谢你允我回报
  3. 继父泪
  4. 有一种感动叫守口如瓶
  5. 半分钟的犹豫
  6. 墙角的父亲
  7. 父亲的滋味
  8. 爱到生命尽头
  9. 我的爱会一直陪着你
  10. 为你把耳朵伸长的人
salon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