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alon365,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心灵鸡汤 诗·画·话 流行·视觉 精英谭 新知探索 生活锦囊 成长视窗 人与社会 成功之钥 世间感动 非常故事 励志人物榜 浮世绘
当前位置: salon365 > 意林杂志 > 世间感动 > 恶鸟之死

恶鸟之死

时间:2013-12-02 作者:未详 点击:
  一月下旬,温暖的阳光夹杂着丝丝凉意,再过一周,就是我的九岁生日。周六,我一大早起来,沿着小溪散步。我经常会去那里寻找野生动物和一些奇怪的东西,不管它们是否真实存在。
  
  一声尖叫从山谷里传来———那是我弟弟的声音。我顺着声音的方向走去,听着树枝的沙沙声和枝条断裂的声音,找到了我的弟弟。他正以奥运会短跑运动员的速度往家的方向跑。我急忙赶回家,确定他是否受伤。
  
  我推开家门,大声问道:“你没事吧?”他呻吟:“我被一只鸟袭击了……”依我对弟弟的了解,我嘲笑他说:“活该!”他抽泣着告诉我那不是一只普通的鸟,它显然被恶魔附体。我说:“你这个懦夫!”弟弟反击:“我谅你也不敢去那里!”我可不会随意认输,于是趾高气扬地离开家,来到了弟弟被袭击的灌木丛。我巡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并没有看到我弟弟所描述的那只长着刀片般喙的鸟。
  
  我正准备转身回家,忽然感觉有只神经错乱的鸟所散发出的震怒,它袭击了我的头部和颈部。来不及犹豫和害怕,我使劲将它赶走,而那只恶鸟又飞上来猛烈攻击。“嗷———嗷———”它的叫声差点刺穿我的耳鼓膜。我失魂落魄地跑回家,就像刚才的弟弟一样。“谁是懦夫?”幸灾乐祸的弟弟笑个不停。我没有理睬他,走去浴室清洗伤口。鲜血从我的伤口流出,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股怒气涌上心头,我像一只快要爆炸的高压锅。“这只鸟必须死!”我对自己说道。
  
  第二天我部署了一套杀鸟计划。我找来几块苹果大小的石头,打算趁恶鸟不注意的时候,用石头将它打昏,然后狠狠地踩它的头。整个上午,我都在练习投掷石头。做好战斗准备后,我向危险地带进发,特意挑了块最锋利的石头,准备给它致命一击。
  
  我盯着灌木丛上方,等待着那只披着条纹羽毛的鸟朝我飞来。忽然“嗖”的一声,它从我背后用有力的大嘴紧紧咬住了我的耳朵。它轻而易举地躲开我的“致命一击”,然后继续它那冷漠的“杀戮”。我的计划以失败告终。
  
  那天晚上,焦头烂额的我和弟弟开始商讨终极杀鸟计划。我们决定,由弟弟当诱饵吸引鸟的注意,这么做可以分散它的一部分注意力。当它追着我弟弟的时候,我在后面用在车库里找来的旧铁耙重击它。
  
  第二天早晨,弟弟把头套在有两个洞眼的枕套里,保护他的头部免遭攻击。走到山腰的时候,我向弟弟点头示意———让他继续往危险地带走。每一步按照计划进行着。恶鸟从树枝间飞出,径直俯冲向我弟弟,就像是饥渴的吸血鬼。它不断地啄枕套,同时,歌唱它的作战之歌:“嗷———嗷———”我向后边跑去,但正当我接近的时候,恶鸟飞进了枕套。弟弟快发疯了,他因害怕号啕大哭起来:“给我走开,看在上帝的份上,救我啊———”我慌乱地朝目标一砸。“砰!”我没砸中恶鸟反而重重地打在弟弟的头上,他哭得更响了。弟弟猛地脱掉他头上的枕套,恶鸟还在枕套里,我立即捏紧开口,“我终于抓到你啦!”我向弟弟展示被俘获的敌人,他却飞速向山上跑去。我说:“你往哪儿跑啊?”他继续快跑,没有回答我。我低下头看手中的枕套,就在那时,恶鸟奋力扭动身体,从比较大的那只洞眼里挣脱了。它直接朝我的脸部飞来,啄我的眼球。受尽打击的我回到家,觉得自己要永远瞎了。
  
  一周过去了,我那只受伤的眼睛正在康复,但始终只能感觉到光线。妈妈的声音从厨房传来:“吃早饭了!”我没有什么胃口,纵使我的肚子饿得咕咕叫。我的九岁生日终于来了,爸爸递给我一个狭长的盒子,我撕开包装纸,在盒子里,躺着一把崭新的BB型气枪。去年,我的邻居在他九岁生日时得到了一把BB型气枪,我向爸爸苦苦哀求了一年。爸爸把我带到屋外,在木桩上放了几只罐头,向我演示如何使用这把新武器,比如持枪、扣扳机等。他反复强调使用气枪的注意事项,就像是教官在训练新兵。我如同海绵吸水一样记住他所说的每一句话。他唠叨完后,说:“最后一点,不要射杀你不准备吃的动物。”“我知道了,爸爸。”我回答。
  
  我丝毫不差地模仿父亲各种持枪动作,一离开父亲的视线范围,我就变成了战无不胜的莽汉。我打开枪的保险栓,沿着河岸,在高高的杂草中匍匐前进,像是一名狙击手正在寻找最适合击毙目标的狙击点。我看到我的敌人停在通往谷仓的电话线上,我不断地逼近它,用枪瞄准,开火:“砰!”射偏了。上好子弹后,又是一枪:“砰!”恶鸟从电线上掉下来,我立即伸出手接住了它。它无力地躺在我手里,摸上去暖暖的,甚至有些热。我非常激动,因为这是我的第一只猎物。
  
  我端详着手中的恶鸟,第一次发现它是那么美丽。它的眼睛清澈,黑色的眼球宛如海边的夜空,羽毛蓝灰相间、层次分明。我的手上一阵潮湿,浓稠而温热的血液就像草莓酱,流淌在我的指间。我走到危险地带,在那儿,我曾经是它的猎物。我抬头望着恶鸟经常栖息的松树,忽然发现枝头有一个鸟巢。鸟巢里传出雏鸟微弱的叫声,我感到羞愧不已。我刚刚杀害的是一只一心想保护自己孩子的鸟。那双刚刚还清澈的双眼蒙上了乌云,像一潭泥沼,它的身体变得冰凉。我多么希望自己没有扣动扳机,我多么希望自己能够遵从爸爸的话。我在溪流附近找了一处景色优美的地方,埋葬了那只乌,发誓再也不会像今天这样残害生灵。
  
  我转过身,刚往家里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可怜的雏鸟们,”我喃喃自语,“也许我可以救它们。”我赶忙跑到家里,找出了一个盒子,并从谷仓捡了点柔软的稻草和鸡毛放在盒子里。随即向无助的小鸟们奔去。爬上树的顶端绝非易事,锋利的针叶把我的皮肤刺得千疮百孔。我终于够到了鸟巢,凝视着已故的鸟妈妈所创造的杰作,可是,雏鸟不见了!我正要下树,三只小鸟带着极端的愤怒攻击我。我失去平衡,从树上掉下来,两天后,我在医院里醒来。
  
  我总是时不时地想起自己被一群充满仇恨的幼鸟包围,那是我第一次经历死亡。摔断的手臂康复了,数不清的伤痕也褪去了。但是,夜晚的时候,我闭上双眼,梦里始终会听到“嗷———嗷———”的鸣叫声。
推荐内容
  1. 母亲吉尔
  2. 女追男,又何妨
  3. 王蒙:因为爱情
  4. 我记得你,你呢
  5. 用文字延续母亲的生命
  6. 掏狼窝
  7. 父爱如禅
  8. 青梅竹马,握手言和
  9. 谁爱谁更多
  10. 爱在左,同情在右
热点内容
  1. 爱到深处是笨拙
  2. 求死不得
  3. 一头母熊的故事
  4. 继父泪
  5. 煮了一辈子爱
  6. 最完美的婚礼
  7. 求了千年的女孩
  8. 为你把耳朵伸长的人
  9. 母爱,500米
  10. 规矩
salon365